今夜,我心系武汉

陈森

 

 

武汉是湖北省省会城市。地理位置处江汉平原东部、长江中游,世界第三大河长江及其最大支流汉江在城中交汇,形成武汉三镇(武昌、汉口、汉阳)隔江鼎立的格局,城市之间江河纵横、湖港交织,水域面积占全市总面积四分之一。作为中国经济地理中心,武汉素有“九省通衢”之称,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和长江中游航运中心,其高铁网辐射大半个中国,是华中地区唯一可直航全球五大洲的城市。

中国最美大学校园–武汉大学就坐落在珞珈之山,东湖之滨。武汉这座城市,如同东湖山水浸润于我血脉的深处。是我出国前曾经工作生活十年之久的地方。那里的大街小巷,城市的角落里,曾有我来回奔波的足迹。

 

 

多媒体时代,信息飞速传播。自从中国官方正式披露-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的病例出现起始,新闻媒体每日大量报道武汉肺炎的感染趋势。

 

我默默关注着新闻里有关武汉肺炎的疫情状况,时常跟俩个妹妹联络,没有感觉的疫情的严重性;周一,当我看到来自中国陕西区域的贝贝妈(我儿子的岳母)发来的一系列与武汉肺炎相关的信息,暖心的问候和真挚的祝福,牵挂着我们在武汉的家人亲人们,深切的意识到病毒感染可能爆发疫情的恶劣异常。

 

今日媒体重磅消息,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武汉肺炎疫情防控指挥步宣布:武汉全市交通停运,离汉通道暂时关闭。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,武汉正式封城!一个"地动山摇”的决定,震撼人心!千万人遭“围困”?数不清的信息在不同微信群扑天盖地更新,我的心紧绷如弦。

 

正值春节期间,庆幸外甥女诗恵早已离开武汉回到武穴妈妈身边过年,解除了我正在病中小妹的担忧。

 

二哥一家三代人原本计划在武汉过年的,受武汉肺炎影响,调整计划己于周二(21)下午回到老家武穴,今天全家临时南下回到惠州度过春节。

 

我解析亲人们受“封城围困”波及的,最大可能是弟弟和弟妹。我急忙给弟弟发音频问候,听到他熟悉的声音,确证他们俩都安好,久违的亲情霎那间浓郁了时空。

 

 

武汉围城,“只进不出”,我的母校-武汉大学的导师教授们,寒假没能回家的四千多学生们的都安全吗?“围困”的1100万武汉市民,何时何由能自由行走于大千世界?我熟悉的战友老同学,校友老同事,你们都会安全无恙吧?

 

武汉是湖北省乃至全中国的交通枢纽,横跨长江流域的武汉三镇,地域之大,交通受阻,整座城市将会面临诸多困境,甚至瘫痪。试想一下,超过千万人的巨型武汉城,市内公交禁令能够维持多久,令人担忧;受困于交通运输,导致城市无法正常运行,酿成难以预估的人道灾难呢?受限现有医疗机构能够保障感染病患,得到及时有效地救治呢?

 

我忧心忡忡之时,看到新浪新闻有关武汉大学抗击疫情,逆流而上的报道,如同暗夜里的亮光,点燃希望。我们南加州武大校友们在远方,为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丶中南医院近千名医护人员专家24小时,接诊救治病患的无畏无惧奉献精神赞杨喝彩。

 

今夜,我心系武汉!梦回武汉,置身其中,让我与这座城同呼吸,心心相连。城外,我们海外华人在洛杉矶和世界各地,为武汉加油!

 

2020年1月23日于洛杉矶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