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全球低收入民眾而言 氣候變遷是新冠疫情的追熱導彈

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(Ethnic Media Services)特約編輯SUNITA SOHRABJI報導

From left to right: Dr. Anthony LeRoy Westerling, Professor of Management of Complex Systems, UC Merced; Dr. Rajendra Shende, Chairman of TERRE Policy Centre and former director of the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al Program; Dr. Robert Bullard, Distinguished Professor of Urban Planning and Environmental Policy at Texas Southern University

全球低收入民眾正在遭受新冠肺炎(COVID-19)與氣候變遷雙重疫情的打擊,還必須在資源稀少的情況下對抗健康問題與環境不公的現象。

 

許多研究指出,美國非裔和西語裔民眾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性是白人的三倍,惡劣的居住環境,包括含高濃度污染微粒的不良空氣,導致低收入少數族裔社區的新冠死亡率比其他社區高。

 

有「環境正義之父」(Father of Environmental Justice)之稱的布拉德博士(Robert Bullard),9月25日在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(Ethnic Media Services)舉辦的會議上說:「從健康角度來看,新冠肺炎有如一枚追熱導彈,瞄準最容易受環境影響的非裔和西語裔人口。」

 

研究加州野火的麥塞德加大(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Merced)教授魏斯德靈(Anthony LeRoy Westerling)和印度智庫「地球政策中心」(TERRE Policy Centre)申德博士(Rajendra Shende)也在會議上發言。

 

魏斯德靈表示,加州現在正在遭遇史上最大、最嚴重的野火。

 

申德與一群科學家因為和「跨政府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」(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,簡稱IPCC)合作,於2007年和美國前副總統高爾(Al Gore)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。申德指出,2020年1月是地球有史以來最熱的1月,加上出現一個「微米級敵人」 — 新冠病毒,他暗示,「第六次滅絕」(Sixth Extinction)可能會到來。

 

美國環境保護局(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)2018年公布的一項研究報告指出,美國有46州的少數族裔社區的環境污染程度比白人社區嚴重,空氣中的微粒濃度也比白人社區高出38%。

 

目前是德州南方大學(Texas Southern University)都市計劃與環境政策(Urban Planning and Environmental Policy)特聘教授的布拉德指出,空氣污染每年造成超過20萬人死亡,非裔兒童死於哮喘的可能性是常人的十倍。

 

布拉德表示,拒絕提供服務給少數族裔(redlining)的種族主義行為,讓少數族裔難以搬往空氣和飲水較清潔的社區居住,氣候變遷對少數族裔造成的財務影響也比較大。

 

布拉德說:「如果美國的氣候政策不改變,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將下降6%,而全美最貧窮的南部地區的國內生產總值降幅將高達20%。」

 

每當發生天災,如墨西哥灣沿岸經常發生的颶風和暴風雨,最需要援助的地區的資源永遠姍姍來遲。布拉德表示,當年重創墨西哥灣的卡翠娜颶風(Hurricane Katrina)過後,聯邦急難管理局(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)採用令人質疑的成本效益模式,優先援助房價80萬美元以上的富裕社區,而非房價8萬美元以下的貧困社區。他說:「那些『住錯邊』的居民受到的保護最少。」

 

布拉德強調:「如果我們想以公平、公正的方式重建災區,就必須將資源用在最有需要的地區,而不是先提供給有錢人。我們不應該憑成本效益分析來做決定。」

 

在今年莎莉颶風(Hurricane Sally)來襲期間,墨西哥灣地區居民又遭遇居家避疫令的挑戰,布拉德為家中淹水15吋深的居民發聲,批評這項命令的荒唐性。

 

魏斯特靈提出他所參與的一項氣候評估工作,這項評估進行了加州數百英哩大火的模擬,來預測可能的結果。他表示,30年後,嚴重的季節性野火將成為加州常態。

 

魏斯特靈說:「氣候變遷絕對是野火主要的影響因素。」他坦承,數十年來的消防工作和土地管理不善,是導致部分火災嚴重性加劇和規模擴大的原因。

 

川普總統9月14日前往加州視察野火災情時,否定氣候變遷在火災中扮演關鍵角色。川普說:「我不認為科學無所不知。」他把野火歸咎於森林管理不善。

 

魏斯特靈指出,川普的說法很諷刺,因為加州大部分的森林都是聯邦政府所有。「所以,確保這些土地被妥善管理,其實是他的責任。」

 

他還說:「這任政府完全背離科學,他們沒有興趣聽取關於野火和氣候變遷的科學結論。」

 

在麥塞德加大「恩尼斯和與胡利歐加洛管理課程」(Ernest and Julio Gallo Management Program)教授複雜系統管理的魏斯特靈建議,可採取多管齊下的方法來對抗野火,首先是透過將碳排放量降為零,再降為負排放量,來減緩氣候變遷的速度。

 

他說:「我們必須將碳排出大氣層外。」

 

第二步是對加州土地做更集中的管理,以提高加州的野火抵禦能力、降低野火的影響。魏斯特靈還建議,在現有社區中興建住房,不要再向外開發偏遠的荒地。

 

申德表示,全球所有國家必須在2030年之前,共同對氣候變遷採取實質行動,如果個別國家繼續以自己的方式行事,世界將面臨災難的氣候變化,包括氣溫將升高攝氏3度。IPCC在其2018年的報告中指出,氣溫升高攝氏3度可能引起大量熱浪、降雨增加、農作物減產和海平面上升。

 

申德說:「富裕人士擁有吸收衝擊的緩衝能力,但氣候變遷加劇了窮人正在承受的巨大痛苦,以及已經存在的不平等現象。」

 

申德指出,已開發國家在2016年簽訂的巴黎協定(Paris Climate Change Agreement)中承諾,會幫助在氣候變遷中首當其衝的開發中國家。他表示,必須用相同的方法來對抗新冠疫情,否則,個別國家以自己的方法處理疫情,是無法緩解這場全球危機。

 

他更呼籲正在召開年度大會的聯合國,利用其力量讓世界團結起來,尋求解決之道,並確保包括疫苗和治療藥物等醫療方式,能優先提供給窮人。

 

Leave a Reply